首页 > 创始人问答
关于源起

问:为什么会做tg护肤品?

“……就这样,可以说很偶然,就开始了。但其实,这是心底长久以来的一个愿望,在那么一瞬间,让我打定了主意。”

 

说起来很偶然,2006年之前,我在一家上市公司的生物医药板块任职,常年出差,那家上市公司在各地收购了药厂、制剂厂或医院,我就得过去,主要是负责研发技术这块的控制和提升。所以,和太太是聚少离多。


有一次出差回来,我看到她在梳妆台上堆满了各式各样的化妆品,但是她的皮肤依然还是那么发红、泛油、粗糙、长痘痘。她的皮肤天生就不是太好,随着年龄的增长就问题更大了,但我仍然很奇怪,说:“你花了这么多钱进去,涂了这么多东西在脸上,好像也没什么效果啊!”我太太就说:“这事儿很难,世界上这么多大牌的化妆品集团,你也不知道究竟那款合适,就得不停地试,我已经试用了很多牌子,但还没有找到。”


我当时脑子在想,我是不是可以做做这个呢?


就这样,可以说很偶然,就开始了。但其实,这是心底长久以来的一个愿望,在那么一瞬间,让我打定了主意。

 

问:哈,这有点开玩笑,嗯,不过很有趣,为了太太的皮肤,或者心疼钱,就开始了!呵呵,煽情一点确实可以把tg定义成“为爱而生”。对了,你说是长久的愿望,怎么讲?


“…….我就觉得纯粹的技术工作或者说完成指令性安排的技术工作已经不能满足我的愿望,我想创造一些东西。”
“……从某种意义上,基于人体机理研发的护肤品可以是上述这些大想法一个非常好的切入口,起码太太会很喜欢。”

 

其实从很小的时候我就知道我是个分子式控,初中时第一次接触化学的时候我就对里面的分子极其迷恋。而且我特别喜欢实验环节,在实验室里我可以泡个整天,对我这个能力的嘉奖就是我曾经获得过全国奥林匹克化学赛的金牌,所以在保送大学可以任挑专业的时候,我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生物工程专业。

 

毕业以后我的职业方向都集中在这些方面,包括了内外资药企在国内设的研发中心,我做着类似药剂师的工作,这样大致做了10年,别人觉得枯燥的工作却给了我极大的快乐。

 

做到大约三十多岁,我就觉得纯粹的技术工作或者说完成指令性安排的技术工作已经不能满足我的愿望,我想创造一些东西。但那时,我还没有什么积蓄,我也感觉到要研发必须得有资金的支持,我还不能仅靠现有的知识和经验做到这些,而应该更多了解商业经营管理方面的逻辑和框架,所以就去商学院接受了MBA的教育,毕业后进入了管理领域,进入了一家上市公司,在生物医药板块的高管层任职。

 

由于我是这个高管层唯一的技术出身,所以在公司收购医院、制剂厂或药厂后,我都是以研发技术主管的管理身份进入这些实体。通过改造医院、调整制剂厂的配方等措施,使被收购方的经营业绩产生了比较大的变化。但,这仍然不是我想要的。

 

因为我从年青时的着迷分子式,渐渐把兴趣延伸到了对人类的健康、抗衰老、长寿等这些永恒话题的关注。我突然意识到,我所有的工作都是在修补这些东西,而不是从源头防御、修复甚至改造它们。所以,我有了更大的想法。

 

那个午后和太太偶然的对话促成了我的开始,从某种意义上,基于人体机理研发的护肤品,可以是上述这些大想法中一个非常好的切入口,起码,太太会很喜欢。

 

所以,偶然里总会有必然,这句话是有道理的。